阿里云服务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财经 大湾区新闻网 2024-06-08 505浏览

直击格林威治|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Adam Posen:美联储可能需在2025年加息以应对通胀

专题:2024格林威治经济论坛

新浪财经讯 格林威治经济论坛(香港)6月5日-6日在香港举办。新浪财经作为合作媒体报道此次论坛。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主席亚当·波森(Adam Posen)在会议上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观点,认为美联储在2025年可能需要加息75个基点,而不是像许多人预期的那样讨论降息。

亚当·波森表示,这一预测主要基于经济和政治的结合。他指出,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在美国获胜,财政政策都会比人们预期的更加宽松。他进一步指出,美国经济的潜在利率已经上升,美联储将逐步上调他们对潜在利率的估计。目前的货币政策并不是很紧,“如果足够紧,我们会看到更窄的信贷利差和更紧的金融条件。”

他还强调,如果特朗普上台并实施他所谈论的关税或更糟糕的移民政策,例如大规模驱逐移民,通货膨胀可能会急剧上升。根据彼得森研究所的估计,移民政策与关税结合会导致各种行业出现短缺和瓶颈,从而导致通货膨胀的迅速上升。

亚当·波森表示,“有很多因素在推动通货膨胀,而不是减少通货膨胀。这当然会影响到货币市场、发展中国家的信贷可用性以及大国之间的失衡。”

在同一会议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彭斯(Michael Spence)对波森的观点表示了部分认同,并强调了供应侧问题和技术进步对生产率的潜在影响。他认为,尽管目前面临许多挑战,但数字和其他技术有可能在未来逆转生产率增长的负面趋势。

对话实录(经英文编译、有删减、未经演讲者确认)

主持人:你对美国大选后利率变化有不同的看法。能给我们讲讲这个看法吗?请为我们介绍一下,并解释一下这对全球利率的影响。

Adam Posen:谢谢,主持人。感谢你主持这个讨论。感谢Michael Spence的参与,让我有机会与他同台。也感谢格林威治组织了这次会议。我的与众不同的观点,值得大家考虑,因为我担心它可能是正确的。我的观点是,美联储不仅不会在今年讨论减息,他们可能在2025年需要加息75个基点左右。原因主要是经济和政治的结合。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在美国获胜,我认为财政政策会比人们预期的宽松得多。因为工业政策生产补贴和国防开支占预算的一半,这些基本上是非党派通过的或者已经成为法律,所以不需要担心国会的通过。

其次,美国经济的潜在利率上升了。尽管Michael Spence对此有不同看法,例如生产力和其他原因,但美联储将逐步上调他们对潜在利率的估计。再者,目前的货币政策并不是很紧。如果它足够紧,我们会看到更窄的信贷利差,更紧的金融条件。联邦基金利率并不是一个足够的统计数据。

最后,如果特朗普上台并实施他所谈论的关税或更糟糕的移民政策,例如大规模驱逐移民,根据彼得森研究所的估计,你可能会看到通货膨胀的急剧上升,尤其是通过移民政策。如果将移民政策与关税结合起来,各种行业会出现短缺和瓶颈,这会导致通货膨胀的迅速上升。特朗普还谈到削弱美联储的独立性,这也会导致通货膨胀。所以有很多因素在推动通货膨胀,而不是减少通货膨胀。这当然会影响到货币市场、发展中国家的信贷可用性以及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失衡。

主持人:谢谢,Adam Posen。我想接着讨论一下更高的信用借贷等问题。Michael Spence,你怎么看?

Michael Spence:我同意Adam Posen提到的很多因素,这些都是供应侧的问题。我认为通货膨胀的初始触发因素是与疫情相关的短缺,但这些已经消退。而与老龄化和世界上很大一部分地区相关的长期趋势,导致了这样一种情况,即每当你有信贷激增或需求激增时,供应侧无法跟上Adam Posen提到的所有事情,例如全球供应链的分裂、高关税等,都会朝同一个方向发展。

唯一的亮点是,我认为数字和其他技术有可能逆转我们所见的生产率增长的负面趋势。如果这能实现,将会大有裨益。它会缓解供应侧的限制,使由于老龄化而上升的依赖比率变得更容易应对。所以我认为在未来可以通过技术实现这个目标。

主持人:我能进一步问一下吗?你认为这种关键技术创新或转折点会在什么时候实现?

Michael Spence:评论认为潜力非常高,但历史经验表明,实现这种潜力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大约需要五到十年。我认为五年内看到显著变化是乐观的估计。显然,这需要改变工作岗位、商业模式、思维方式,经历试验和探索期。所以,具体来说,我希望到这个十年结束时,我们会看到生产率的激增。未来两到三年内,负面增长压力将继续存在。

主持人:Adam Posen,你在绿色转型方面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观点。Michael Spence,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我们在欧盟看到很多针对清洁技术行业的调查。你认为这对绿色转型有何影响?最关键的痛点在哪里?

Michael Spence:在一个利率上升的环境中,全球主权债务超过GDP的100%,要实现4到6万亿美元的增量投资非常困难。我认为我们面临显著的宏观经济逆风,如果利率保持高位,公共投资受限,我们需要动员私人资本。在绿色转型方面,中国在太阳能电池板、电池技术和电动车方面投入巨大,并处于领先地位。

我们需要找到另一条前进的道路,开放市场,让消费者受益,加速绿色转型。这非常紧迫,因为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尚未达到峰值,印度等高增长经济体也没有达到峰值。如果中国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那将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我们现在在绿色转型上走错了方向,希望我们能醒悟过来,认识到我们在这一点上做得很糟糕。

大湾区新闻网

大湾区新闻网10000+篇文章

站点 微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大湾区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列表

拓展阅读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大湾区新闻网 www.sczixun.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